男人社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99|回復: 0

美母被表叔疯狂奸尸 3

[複製鏈接]

28

主題

28

帖子

30

積分

實習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30
發表於 2019-5-15 15:44:0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美母被表叔疯狂奸尸 3
王建站起身直接托住母亲大腿把她抱在了怀里,双腿笔直的向两侧张开,门
户大开的对着门,相信只要有人打开门,就能直接看到母亲叉开的双腿,和肛门
里夹着的那根粗大肉棒。

  抑制了很久的欲火终于快要释放,王建一鼓作气,如同打桩机一般的撞击母
亲的屁股,肉棒抽插所带入的气体,像放屁一样发出噗噗的响声。

  「啊……要来了。」王建的肉棒无比滚烫,在奋力的耕耘中即将迎来胜利的
高潮。

  随着肉棒不断痉挛,滚烫的浓精从马眼喷涌。而与此同时,不只是巧合还是
怎样,母亲膀胱里剩余的尿液,在王建的冲击下居然泄洪一般从尿道飞溅而出,
足足喷出数米,直接喷到了睡在房梁上的我身上。二人一死一活,居然同时达到
了高潮。

  「哈哈,贱货,你居然被我干出高潮了。」

  王建一看天色不早,赶紧收拾残局。看到母亲屁眼内射的满满的精液,王建
又是自豪又是头痛,这些东西怎么清理?最后他想了个办法,找了根蜡烛往母亲
的屁眼里一塞,粗大的蜡烛把母亲的屁眼塞得紧实,堵住了想要流出去的精液,
王建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为母亲穿上了衣物,最后在她的嘴巴上狠狠亲了一口,
就盖上了棺盖。

  当他想开门出去的时候,一滴水珠正好滴到他的头上。这时他才想起刚刚母
亲喷处的尿还没有处理,他顺着水滴的方向望去,却看到了已经熟睡的我。

  「哎,半夜上厕所都能睡着,我这小侄子真是可爱。」

  「嗬嗬,谢谢你了,这小子,上厕所还弄了一身尿。」

  王建和父亲寒暄着,他看到已经熟睡的我便想到了这样的理由,认为我还小,
根本记不住什么事,便找两个理由搪塞了,大家也都相信,并没有多问我什么。

  第二天晚上,王建又出现在了灵堂之内。

  「嘿嘿,嫂子,我又来看你了。」

  他走​​到棺材前,推开棺盖,母亲美丽的面容引入眼帘。他轻轻在母亲的脸上
抚摸着,好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嫂子,昨天真的好刺激,那无能的表哥居然就在门口,他肯定想不到,自
己心爱的老婆就在们后面被我干爆屁眼,最后还尿了自己儿子一脸。 」说着手就
不老实的按在了母亲的胸脯上揉捏起来。

  「妈的,真软,摸的老子都硬了。」他爬上棺材,然后解开腰带,露出了丑
陋的阳具。

  王建抓住母亲的头发,用腥臭的龟头顶开母亲的红唇,然后扶住脑袋慢慢套
弄起来。

  「啊,爽,怎么样嫂子,听说你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肯定没吃过男人的玩意
吧,我那阳痿表哥肯定不会玩这套,昨天通了你的屁眼,今天就让你尝尝腥。 」

  肉棒在母亲的口腔里肆意搅拌,就像替母亲刷牙一般,里里外外都用阳具扫
了个便。

  「嘿嘿,表哥顶多就跟你亲个嘴,现在老子让你满嘴都是老子的鸡吧味。」
王建用鸡吧顶着母亲的喉头,随着不断抽动,龟头不断的插入食道。

  「哦哦哦,射拉。」随着速度不断加快,王建把母亲的头用力往自己身上压,
让龟头完全没进食道,射出的精液也顺着精液里流进母亲的胃里。

  他抬起母亲的双腿,扒下裤子,露出雪白丰满肉臀,昨夜插入的蜡烛竟然吐
出了半截,他握住蜡烛向外一拉。

  「啵」的一声,屁眼渐渐合拢,最后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黑洞,原来洞口的精
液已经凝固,肛壁上附着着黄浊的精斑,而里面的则还是液态。

  王建拎来一桶滚烫的开水,拿出随身携带的铁杵丢了进去,等铁杵变得滚烫,
王建便迅速捞了出来,有几十度的铁铸手都抓不住,王建疼的在两手来回交换。

  他用衣服包住铁铸,然后将一端对准母亲的屁眼就塞了进去,铁杵在香油和
精液的润滑作用下很轻易的就进去了,这么高的温度要是活人早就烫的尖叫起来,
但是母亲却没任何反应。

  他用手扶住铁铸在洞内搅拌,母亲撅着屁股伏在王建的腿间,雪白的臀肉间
耸立着一根黝黑铁杵,显得十分怪异。

  见铁铸温度变低,王建抱起母亲让她屁股朝下,然后使劲的扇了几巴掌,那
铁杵滋溜的一下就滑了出来。

  王建站起身,扎马步似得站立着,而母亲面朝下跪在棺材中,上半身被拽的
悬空,只见王建一手抓住母亲的手臂,一手扶住阳具,对着热气腾腾的屁眼长驱
直入。

  「噢,好烫。」肛洞里的温度显然很高,但是似乎却给王建带来了另类的快
感,滚烫的肛门里,阳具像烧红的铁棍,火热而又刺激。

  「啪啪啪。」房间内充斥着肉体碰撞所带来的淫靡声响,高速的冲击着曼妙
的肉体,在母亲的身上掀起一波波肉浪。

  又一次,王建在母亲的肛洞里射出了精液。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王建每晚都
会准时到达,后来发现根本没人开馆,便扒光了母亲的衣服干脆不穿。之后更是
大胆的在深夜抱着母亲尸体出了灵堂,来到了院子内,在月光下大干特干。接着
又分开母亲的双腿,像把着小孩拉尿一般的姿势,抱着她来到了守夜的房间门口,
要知道里面可是有十来个人,只是夜深人静,一半人都在睡觉,醒着的也是迷迷
糊糊,谁想得到门外边,他们守夜的对象正岔开双腿对着大门,被王建灌满了精
液。

  灵堂内,王建抱着裸尸随意的丢进了棺材内,母亲双目微张,瞳孔向上反着
白眼,粉嫩的香舌半吐在外边,四仰八叉的躺在棺内,原本乌黑的阴毛上沾满了
黄色的精斑,下面的两个洞也是一片狼藉。

  王建趴在棺材边,审视着自己美丽的嫂子,这几天的相处,让他已经对这具
美妙的肉体无比的熟悉,连最亲密的人都无法做到。他伸手轻轻的爱抚着母亲的
肉体,因为明天就要下葬了,他要记住母亲肉体的每一个角落,到了第七天,正
是头七,亲朋好友们围绕着棺材瞻仰遗容。打开棺盖,一股浓烈的精液气息蔓延
开来,大伙也没觉得奇怪,认为这应该是尸体腐败所散发出来的。而此时母亲的
嘴角居然延伸出半截细长弯曲的毛发。

  在远处的王建一眼就看到,他吓得浑身是汗,昨天晚上是最后一天,由于干
的太起劲居然没注意到嘴巴,这要是被发现了,自己绝对要完蛋啊。他绞尽脑汁
想要接近母亲拿掉那根毛发。

  只是周围都是人,马上仪式就要开始,他也只能祈祷别人看不见。

  此时,仪式的执行人,也是村里的一个老妇女,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她走到
了棺材前,朝里面看了看。王建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而老妇女也发现了毛发,
她伸手一捏然后随手往后一丢,然后眼睛一翻好像没看见似得。

  王建松了口气,因为之前遗体是她打扮的,可能她认为是自己落下的,所以
就直接丢了。

  接着仪式开始,神婆神神叨叨,说了一堆,然后又是点火又是放炮,在神婆
的煽动下现场哭声一片。人们围绕着棺材瞻仰母亲的仪容,几天过去了母亲的脸
色除了有些发白之外就和生前无异,她穿着寿衣安详的躺在棺内,只是小腹微微
的隆起,但因为寿衣很宽松,如果不仔细看谁也看不出来,大家都沉浸在悲痛之
中,只有王建知道,母亲的肚子里已经装满的精液,一根木塞正插在屁眼中。

  最后母亲下葬了,这个秘密也随着母亲永远的埋藏了下去。


                               (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声明:本讨论区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于有关情形下,用户应寻求专业意见(如涉及医疗、法律或投资等问题)。由于本讨论区受到「即时上载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上载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网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

手机版|男人社区  

GMT+8, 2019-9-18 13:25 , Processed in 0.03940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