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社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97|回復: 0

美母被表叔疯狂奸尸 2

[複製鏈接]

28

主題

28

帖子

30

積分

實習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30
發表於 2019-5-15 15:43:2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美母被表叔疯狂奸尸 2
年轻的方鹏下身不争气的顶起来帐篷,吓得他直弯腰,但他手掌却没有停住
分毫,享受着乳肉的弹性和柔软,他居然大胆的揉捏起母亲的乳头,殷红的乳头
在他指尖弹动,而母亲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她身体突然颤动起来。

  方鹏瞬间感到对方的口中传来一股子吸力,他连忙捏住母亲鼻子,用嘴巴死
死的堵住她的双唇。

  完了,她还没死?要是她活了,我们不得完蛋?于是他用力的按住她的身体,
嘴巴片刻也不敢移开。

  方鹏也压住了母亲的胸口,片刻之后,母亲似乎做出了最后的挣扎,娇躯用
力的向上弓起,肺部用力的抽动,用尽全身力气想要呼吸的她却被李壮死死堵住,
娇躯一阵颤动,随后便肌肉一松,便彻底摊下,自此香消玉殒,魂归天际。

  「呼呼。」李壮不敢大意,又坚持了一会,这才松了口气,他对众人摇了摇
头,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

  这些村姑也是不懂,一开始见母亲恢复了血色便相信了李壮,现在母亲彻底
失去了生命像征,她们也相信这是回天无力了。

  而不远处观望的王建,见到母亲已死,也松了口气,还好没人怀疑到自己头
上。

  许久,男人们都回来了,而父亲得知母亲已死的消息后,便像失了魂,众人
也是十分惋惜,这么漂亮优秀的女娃就这么死了。

    「李壮,你其实不会急救吧。」王建小声的对李壮说道。

  李壮吓了一愣,旁边的方鹏也是石化了一般。

  「嘿嘿,王哥,你嫂子真的是自己掉下去的吗,我到场时,可看到井边不少
脚印呢? 」李壮也是聪明,瞬间恢复了神色,露出了玩味的笑容,他小声的在王
建耳边说道。

  「嘿嘿,我这不是开玩笑的吗?怎么样,我这嫂子的小嘴甜不甜,奶子软不
软? 」王建也是明白人,他们瞬间站到了统一战线,这件事他们是一条船上的蚂
蚱。

  「嘿嘿,哥,别说,这奶子可真软,我从来没摸过这么软的奶子。」方鹏傻
笑的说道。

  「去你的把,你摸过别的奶子了吗?小子你记住,这可能是你人生的巅峰了。」
李壮打趣道。

  「嘿嘿,还是李哥聪明,能有这个机会还不是要靠李哥吗?」多年以后,方
鹏还对当日的场景历历在目,手上的那种触感令他永生难忘,回味无穷。

  母亲被家里人安顿后放进了棺材,我们那边的习俗就是晚上守夜不能在尸体
旁边,母亲尸体被放在一个大灵堂里,而守夜的众人都在另一间房子。

  小时候我直生活在奶奶家。三岁不到的我根本无法理解母亲已死的事实,还
是没头没脑的到处闲逛,看到他们又是哭又是闹,自己完全没有当回事。

  晚上,我从睡梦中醒来,但是旁边没有人,他们都在房间里守夜,我憋着尿
急,就一个人走了出去。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居然来到了装有母亲遗体的灵堂里。

  里面很黑,虽然点着蜡烛,但是似乎也没多大作用,我走了进去,想要找茅
房。突然听到房间中央的大木箱里似乎有什么动静。

  我胆子也很大,但是个子太小,这个木箱还被架高,放在桌子上。我扭头看
到架在房梁上的梯子,便灵机一动,于是我踩着梯子小心翼翼的爬了上去。

  我扬起下巴朝着棺材内望去,此时棺盖是打开的,我揉了揉眼睛,逐渐适应
了这昏暗的房间。烛光隐约的摇曳,映入眼帘的是妈妈那张绝美的容颜。她美目
紧闭,脸色画着淡妆,在烛光的映衬下显得无比的高贵美丽。

  而目光向下,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挡在了前面。这是一个人,当他把头抬起,
我才看到他的脸,居然是那个被人嫌弃的小叔王建。

  原本应该穿着寿衣的母亲,上衣向两侧敞开,而王建则趴在她的身上,把头
埋在了双乳之间左右摆动,两手托住两侧,让柔软的乳肉和自己的脸充分接触,
享受这绝无仅有肉浴,接着他抬起头,张嘴含住乳头大力吮吸起来,刚刚听到的
动静就是他在吸乳发乎的声音。

  这王建也是大胆,农村人都忌讳这个,对于传统的习俗那是绝对不敢忤逆违
背的,但王建却不这样么想。反正人都杀了,做鬼肯定也不会放过我的,不如当
人的时候多快活快活,到时候表嫂的鬼魂真找到自己,大不了一命换一命。

  抱着这样的心态,他来到了这里,当看到被打扮的就如仙女般的母亲,什么
因果报应,全都抛到脑后去了。

  「嘿嘿,这书呆子表哥真是走了狗屎运,娶了个这么漂亮老婆,不过啊,你
还是无福消受啊,这么漂亮大美人,还不是便宜了我,既然活的玩不成,你死了
我也是要捅上一捅,这会儿,看你怎么反抗。 」

  母亲面色安详,美丽的妆容让她更像是睡着一般,而她脖子以下的场景却与
她的表情格格不入。

  两颗肉球在他的手掌中不断变化各种形状,王建把两颗粉葡萄靠在了一起,
一会伸舌挑逗,一会入口舔吮。而我就在不远处的房梁上瞪圆眼睛目不转睛的看
着。

  「嗯,真香。」王建捏住母亲的脸颊,使小口张开,他凑上鼻子闻了闻,完
全没有尸体腐败的臭味,反而透着一股淡淡的体香,王建的鼻子紧贴在光滑的肌
肤上,顺着颈脖缓缓向下,他顺势抬起母亲的手臂,鼻子沿着胸口停在了腋下,
母亲两手向上弯曲,带着细微绒毛的腋下完全暴露在王建的面前,这里的味道更
加浓郁,王建用鼻子和嘴唇狠狠的在母亲的腋下摩挲,贪婪的吮吸着这醉人的芬
芳。

  「啊,太棒了。」

  王建坐起身,他扶起母亲靠在了自己的身上,上身赤裸的母亲斜靠在他的肩
头,脸上依然如熟睡一般楚楚动人。

  他托住双乳玩上下把玩了一会,接着用手拂过母亲平坦的小腹,钻进了裤子
内,里面没有穿任何内衣,他的手指划过芳草直达最隐秘的深幽。

  王建的手上没有传来意想中的触感,由于母亲已死,体温早已失去,而下面
更是一点水分也没有。

  王建嘴角一扬,他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的做好了准备。

  他拿出玻璃瓶,里面装着半瓶香油,往手上倒了一点,然后又把手探进了裤
子里,然后接二连三,整整倒了小半瓶,才满意的收了起来。他手脚并用,脱下
了母亲上身仅有的遮挡,把母亲的两条腿各挂在棺壁两侧,然后让她坐在自己的
大腿之间,躺靠在自己的怀里。

  「嫂子啊,嫂子,你说你当时要让我玩一次该多好,现在白白丢了小命,到
头来还是躺在我怀里,被我扣着骚逼是不是呀? 」

  王伟用手指在母亲的小穴内不断扣挖着,穴洞周围早已布满了香油,在烛光
的映衬下,犹如泉水泛滥,无比的淫乱。

  而穴内的香油更多,手指在穴内来回摩擦,冰冷的穴肉渐渐升温,每次抽插
都带出不少香油从她的大腿内侧留下,发1出咕叽咕叽的声响。

  王建鸡巴早已硬的吓人,只是他想好好的享受一下怀中的尤物,饭要慢慢吃,
而此时他却忍耐不住,翻身把母亲压在了身下,对准了滑腻的肉洞,磨蹭了几下
就直接捅了进去。

  噗唧噗唧,铁棍般的肉棍粗暴的在肉洞里进出,肉壁的温度已经接近体温,
两颗硕大的睾丸不断甩动撞击着母亲的肉体,一股股香油被挤了出来,顺着光滑
的大腿缓缓流下。

  王建宛如一个人形发动机,这些年来的不满与怨恨似乎都在这个动力得到了
发泄,他终于操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女人,虽然她已经死了。

  王建拔出肉棍,把母亲扶起,把她的双腿跨在了自己腰间,然后面对面的操
了起来。

  只是由于母亲已死,肉穴里早已没有弹性,虽然滑腻但似乎让王建总是差了
那么一点,无法达到高潮。

  这时,他却想到了办法,他把母亲面朝下放在了棺内,然后用手拖出她的胯
部向上一提,便形成了跪坐的姿势,上身趴在棺材内,下身臀部却高高翘起。

  王建托住母亲的臀部,在烛光下仔细观赏着,母亲阴毛不多,但十分细密,
柔顺的阴毛延伸至阴核上方,下面是如同贝壳般的洁白阴户,两侧分布着整齐的
阴毛,柔嫩的阴唇微微张开,弥漫著成熟诱人的气息。肉洞由于刚才的暴力抽插
还无法闭合,香油顺着洞口缓缓流出。

  在上面就是紧致的肛门了,母亲的肛门是淡淡的粉色,菊洞周边有着细小的
纹路围成一圈,是如此的漂亮小巧,精美的宛如一件艺术品。

  王建咽了口口水,如果是平日里见面的村姑,他是万万不会走后面的,但眼
前的绝美尤物,那就另当别论了,他把鼻子凑了上去,在很近的地方停了下来,
鼻尖和洞口只有分毫只差,但却没有触碰到。

    王建吸了吸鼻子,并没有传来什么异味,大户人家出生的母亲平时很注意个
人卫生,任何地方都会仔细清理,平时饮食也十分清淡,以素食为主,所以更不
可能有什么异味。

    他拿起玻璃瓶,在手上沾了一点,然后用指肚在肛洞周围细细研磨,不一会,
母亲的屁眼周围就泛起一圈油光。他又沾了一点,然后用手指抵住菊洞,慢慢的
用力向里顶。母亲的菊洞十分小巧精致,王建的手指还有些插不进去,但母亲已
死亡多时,括约肌早已经失去了力量,挣扎了一会便向外一吐,王建的手指头便
入侵到了洞内。还是很干,王建没有迟疑,他打开瓶盖,然后把瓶口对准了母亲
的屁眼,塞进去,剩下的香油一股脑的灌进了母亲的肠道内。

  母亲的肛门也许只有她自己才触碰过,连父亲也没有,因为当时根本没有肛
交的这种观念,而王建此时却如此超前的迈出了这一步。粗大的龟头正顶在不成
比例的小巧屁眼前。

  此时的母亲,如同新婚的妻子一般,双膝并拢,双腿点在臀部两侧,露出肛
洞,跪坐在棺内,等待新郎的进入。

  「嫂子,你的屁眼怕是表格也没有碰过吧?今夜咱们也做一回露水夫妻,相
公给你开开苞。 」

  王建双手拖出浑圆的臀肉,用力向两侧掰开,粉嫩的菊洞顿时显露出来。

  王建在身后扶住她的身体,下身用力的一挺。

  小巧的洞口像个肉箍,阻碍者肉棍进入洞内,但王建却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
不断施加着力度,不一会,洞口便瞬间松开整个肉壁齐根而入。

  「嘶。」王建口中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冰凉紧致的触感,让他一瞬间就要
达到高潮。但他知道不能这么块结束,自己还没享受够呢,插在洞内休息片刻,
就开始又一轮抽插起来。

  肛肉紧紧包裹住粗壮的肉棒,这是和阴道完全不同的触感,紧紧的包覆感不
断刺激着肉棒。王建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之后便越干越起劲,更是不顾了发
出的声响,胯下疯狂的抽插起来。

  「呼呼……」王建发出兴奋的喘息声,下身的肉棒似乎和肛洞融为了一体,
每次抽插都会带出鲜红的肛肉。

  母亲安详的容貌圣洁的像一位菩萨,而脖子以下却一丝不挂,如荡妇一般和
自己的小叔子疯狂肛交。这样异样的画面给我幼小的心灵带来了巨大冲击,我居
然控制不住的昏睡过去了。

  「哢」门外突然传出了响动,王建插得正爽,吓得的差点萎掉,他连忙停下
抽插,但肉棒已经来不及拔出,只能插在屁眼里。

  「小如,按照习俗我是不能见你的,所以我就在门外跟你说了。」门外传来
的父亲的声音,此时已经深夜,他悲痛之际,虽然对妻子无比思念,但碍于传统
思想,只能隔着门表达对妻子的感情。

  「我们认识7年了,从一见到你,我就一见钟情……」父亲在那里回忆往事,
王建却一直保持跪姿,跪到两腿发麻。

  「后来我们有了孩子……」王建难受的想叫,他轻轻挪动身子,希望能让自
己舒服些。由于棺木厚重牢固,他轻微的移动竟然没有一点动静,他尝试着挺动
胯部。

  嗯?发现也是毫无动静,于是便试着抽插起来。

  父亲在门外回忆着二人的往事,一会哭,一会笑。而相隔只有一道门的王建,
却抱着母亲的裸尸,不断奸淫着她的屁眼。

  他一会撬开母亲的贝齿,猥琐的瞪着眼睛,伸出舌头来回挑逗母亲的香舌。
一会又裂开嘴角,露出夸张笑容,握住两颗椒乳,左摇右摆,两抹嫣红在母亲胸
前上下飞舞,显得淫荡至极。王建不断玩弄着母亲的肉体,摆弄出这种羞辱的动
作,似乎在嘲讽父亲的无能,即使娶到母亲又能怎样?现在还不是被我插着屁眼
干着骚屄。

  「好了……我该走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振作起来的。」许久,父亲已
经说完,随着脚步声渐远,他已经离去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声明:本讨论区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于有关情形下,用户应寻求专业意见(如涉及医疗、法律或投资等问题)。由于本讨论区受到「即时上载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上载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网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

手机版|男人社区  

GMT+8, 2019-9-18 13:15 , Processed in 0.03866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