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社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17|回復: 0

熟女保洁员悲惨的命运..续

[複製鏈接]

25

主題

25

帖子

27

積分

實習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27
發表於 2019-5-14 15:20:3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熟女保洁员悲惨的命运..续
射完精后,丁洋坐在沙发上歇着。李雪芬的药劲还没过去,她躺在沙发上,扣着自己的肉屄自慰,用丝袜脚触碰着丁洋的蛋蛋,口里不清不楚地说道:“妈妈还要……雪芬的肉屄痒……要儿子的大鸡巴肏屄……”


    丁洋的鸡巴被李雪芬的丝袜骚脚弄硬了,他摇头苦笑道:“这药还真是不得了,后劲蛮足的嘛。”


    他用李雪芬的丝袜脚夹住了自己的鸡巴,开始玩足交。穿着短灰丝袜的老骚脚对于丁洋而言,这就是最棒的春药了。每当脚底的老茧划过龟头时,他的身子都会一哆嗦,他必须费尽全力才能忍住再次射精的冲动。


    “哦哦哦,真是不得了,没想到保洁员阿姨的脚会那么爽。”丁洋摸着丝袜脚趾,觉得鸡巴越来越胀,感觉随时会射出来。


    “好儿子不要玩妈妈的脚,玩妈妈的骚屄啊,屄里痒!”李雪芬十分配合丁洋的足交游戏,嘴里却不断说着勾引丁洋来玩她骚屄的话语。


    丁洋无意间注意到涂成大红色的指甲盖,这性感的脚趾包裹在丝袜里,散发着微微的脚臭味。这个感觉!丁洋觉得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瞬间击中了他的high点。他再也忍不住了,鸡巴当场射了出来,白色的精液射在了灰色的短丝袜上,脚趾上粘着不少骚臭的精液。


    “不行了,今天只能用手和嘴来伺候保洁员妈妈了。”丁洋射精后一阵虚脱,他看着求欲不满的李雪芬感到微微的无奈。


    他趴到李雪芬的肉屄处,用舌头舔弄着她的阴蒂,笑道:“妈妈,儿子来吃你的湖南老骚屄了,你快喷点淫水帮儿子漱漱口。”


    李雪芬被舔得全身发软,身子颤抖不已,不多时一泡黄色的骚尿喷了出来,正好淋了丁洋一头。


    丁洋抹了一把脸上的骚尿,抬头看到翻着白眼,晕死过去的李雪芬,心里冷笑道:“李阿姨,你今天终于尝到做女人的滋味了吧,以后你爽的日子多了。”


    他把李雪芬抱到自己的房间,拿出四条小学时候用的跳绳,把她的四肢绑在了床的四个床柱上,又取出一个电动按摩器刺激着李雪芬的肉屄。


    “嗯……老公不要……”昏睡中的李雪芬好像正在做春梦,她徒劳地挣扎着四肢,肉屄里不断流着骚水。


    “傻婆娘,这是专门为你这种骚货发明的自慰器,你老公的鸡巴哪能和它比啊?”丁洋摸着李雪芬高高翘起的奶头,把按摩器的震动频率开到最大。


    “不要……妈妈救我!”李雪芬猛地挣开双眼,惨呼起来,“不要!太刺激了……啊!救命啊!爸爸!妈妈啊!”


    李雪芬的剧烈挣扎把床晃得“吱嘎,吱嘎”直响,“饶了我吧!快停下!我要死了!我的屄啊!”


    丁洋继续折磨着李雪芬这个可怜的中年熟妇,他的嘴角挂着一抹残酷的微笑。


    李雪芬的悲惨调教从早上一直持续到下午一点,此时李雪芬已经从药物的影响中恢复了神智,但是她全身酥软,没有半分力气,她半闭着眼睛,嘴巴微微张开,喉咙里发出“呃……呃……”轻微呻吟声。


    “李阿姨,还是叫你雪芬妈妈呢?”丁洋啃着当做午饭的面包笑道。


    李雪芬慢慢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望着丁洋,哭着求饶道:“小伙子,你就饶了阿姨吧。阿姨的娃娃和你差不多大,他还等着我回家呢。你就发发慈悲,饶了我吧。我一个搞卫生的老阿姨,你这种有钱人犯不着这样祸害我。”


    丁洋坐在床边,摸着李雪芬的脸颊,笑了笑:“我就喜欢玩你这种爱穿丝袜的老阿姨了。玩腻了老师、白领这些知性熟妇,偶尔玩玩你这种没文化的搞卫生阿姨,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啊。我是不会放过你的,非把你训练成我的母狗性奴阿姨不可。”


    “你混蛋!你是畜生!我要报警抓你!”李雪芬痛哭着大叫起来,“要让你坐牢!还要枪毙你!”


    丁洋拿出一个摄像机,播放了存在摄像机里的视频给李雪芬看。视频里播放着李雪芬和丁洋在客厅里做爱的场面。


    “你给我看这个干嘛?变态!”李雪芬看着视频中自己的淫荡样,脸上火辣辣的。


    “嘿嘿,你看,视频中可是你自愿的,你认为警察会相信你被我强奸了吗?我会告诉警察,是你为了钱才和我约炮的,后来你打算敲诈我一笔,价格谈不拢后,你才报警的。”丁洋笑嘻嘻道,“我家也很有钱,还认识很多做官的,你是告不了我的。如果你真的闹得厉害,我就会对付你的家人,让你的老公、儿子、女儿尝尝我的厉害。”


    李雪芬没什么见识和胆略,被丁洋这么一吓,当场被他蒙住了,她哭着想到:“他这种有钱人那么厉害,要害我们这种穷人岂不是易如反掌?我该怎么办才好啊?”


    丁洋假意安慰道:“不过只要你听我的话,愿意做我的性奴,我不光不会欺负你的家人,还能给你家一些经济上的补助,甚至可以在你女儿将来考高中的时候提供帮助。”


    李雪芬心里纵然百般不愿意,但又没有其他办法,只得将信将疑道:“真的吗?只要我听话,你就不会害我的家人?”


    “我发誓,不光不会害你家人,还会帮助你家,给你补助费。”丁洋装出一副认真的表情说道。


    李雪芬无奈地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听你的话,你要遵守承诺。”


    丁洋笑着在李雪芬脸颊上亲了一下,笑道:“当然,我那么喜欢你,怎么会骗你呢?”


    李雪芬感觉好像被苍蝇叮了一口,心里觉得恶心的不得了,但还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叮咚”这时门铃响了。


    丁洋拍拍李雪芬的脸,叮嘱道:“ 你别乱动,我去开门看看谁来了。”


    李雪芬呆呆地点了点头。


    丁洋来到客厅打开了大门,迎进了一位戴着墨镜,留着寸头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等丁洋把门关上后,问道:“老四,人呢?”


    丁洋笑着道:“三哥,你跟我来。”


    墨镜男跟着丁洋走到了别墅的地下室里。他们戴上了黑色头套后,丁洋掀开一条盖在角落里的被子,一个被五花大绑,嘴里塞着口塞的赤裸青年男子正一脸害怕地望着两人。


    墨镜男指着被绑的男子笑道:“他就是丁洋?”


    “不错,他就是丁洋,只要绑了他,不怕他爸爸丁大翔不会就范。”


    原来之前在家里奸淫李雪芬的人不是真正的丁洋,他的名字是周彤,是一位在校研究生。他是昨天下午潜入丁洋家的,晚上趁丁洋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制服绑住了丁洋,还从丁洋嘴里得知了今天会有保洁员来打扫卫生,于是他将计就计,假装丁洋,用药物奸污了李雪芬。


    那位墨镜男名字是张天远,是周彤的结拜三哥,专门做绑架勒索之类的非法生意。


    二人确认好人质后,回到客厅。


    “三哥,出了点小意外。”周彤在张天远耳边说了李雪芬的事。


    张天远听后,皱着眉头道:“老四啊,色字头上一把刀,你迟早死在女人手上。绑架丁洋这么重要事,你还想着玩女人?你不会把保洁员打发回去,让她改天来吗?”


    周彤尴尬地笑道:“三哥,你知道我就好这口。本来我就想看看这个保洁员的姿色怎么样,如果她姿色不好的话,我就直接让她回去了。不过这老阿姨还是有点姿色的,尤其是她的那双丝袜脚。”


    “你少糊弄我。你看看她的姿色?你如果真的有想让她回去的心思的话,你就不会让见她了。你和她一接触,她不就知道你的长相了?你还会让她走吗?我看呐,你就是想弄个女人玩玩。”张天远当场拆穿了周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声明:本讨论区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于有关情形下,用户应寻求专业意见(如涉及医疗、法律或投资等问题)。由于本讨论区受到「即时上载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上载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网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

手机版|男人社区  

GMT+8, 2019-9-18 14:09 , Processed in 0.03905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