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社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49|回復: 0

熟女保洁员悲惨的命运

[複製鏈接]

25

主題

25

帖子

27

積分

實習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27
發表於 2019-5-14 15:19:4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熟女保洁员悲惨的命运丁洋起床後,草草洗漱一下,吃下了昨晚的面包,便一屁股坐在床上開始玩主機遊戲。今年念大二的丁洋,他的身高正好一米八,身材很勻稱,小腹處隱隱有著腹肌線,相貌也很英俊,是個性格開朗的大男孩。他家很有錢,爸媽是做生意的,上海本地人,他們老是出差,比如昨天一早,他們夫妻就坐飛機去了沈陽見客戶。偌大的別墅,隻剩下丁洋一個人,不過他早已習慣,從小學開始他就學會獨立生活了。

    “叮咚,叮咚”門鈴響了,丁洋想起今天會有家政保潔人員來家裏搞衛生。他離開房間,經過樓梯走到一樓,懶洋洋地打開了大門。


    門外站著一位保潔阿姨,穿著一件粉色的工作服,下身是配套的粉色工作褲,雙手各提著一個桶,兩個桶裏分別插著拖把、掃把、擦窗器、洗潔劑之類的東西。她身高大概一米六五左右,身材苗條,屁股翹翹的,戴著口罩,略染成棕色的長發用發網包成了一個球。雖然看不清她的樣貌,但是通過她的眼睛部位大緻能猜到她大概四十來歲。


    保潔阿姨開口道:“你好,請問是丁大翔先生的家嗎?我是寶淨家政服務公司的服務員,我的名字是李雪芬,工號是83925687,很高興能爲您服務。”她的聲音稍微帶些湖南口音。


    “對,我爸就是丁大翔,不過他和我媽都出門了。我是他們的兒子丁洋。”丁洋拿出一雙拖鞋,“快進來吧。”


    “先生,我可以穿鞋套,不必準備拖鞋。”李雪芬拿出一雙鞋套說道。


    丁洋看了看李雪芬腳上穿的黑色皮鞋,發現她竟然穿了灰色的絲襪。丁洋最喜歡看女人穿絲襪,尤其是熟女的絲襪。他說道:“還是換了拖鞋方便活動,阿姨換了吧。”


    李雪芬不知道丁洋喜歡看女人的絲襪腳,本著不違背客戶要求的宗旨,她脫下皮鞋,換上了丁洋爲她準備的塑料拖鞋。


    丁洋盯著李雪芬的絲襪腳趾,咽了口口水。李雪芬的腳趾塗了紅色的指甲油,被灰色的絲襪包裹著,她的腳趾並不粉嫩,但很纖長性感。


    李雪芬問道:“先生,我要幫你清潔那些地方呢?還是像以前一樣?”


    丁洋家總是請保潔員來家裏打掃衛生,畢竟房子太大,他媽媽又太忙,隻能請人來打掃了。他說道:“還和以前一樣吧,你知道以前都打掃哪裏嗎?”


    李雪芬道:“以前打掃的項目,我都知道,請您放心,我一定會打掃幹淨的。”


     丁洋笑道:“太好了,那就快開始吧。”


    李雪芬放好清掃用具後,認真地打掃起來。丁洋則一直跟在她身邊,一面偷偷地看著她的絲襪腳和大屁股,一面和她聊著天。


    “李阿姨,你戴著口罩多悶啊,拿下來吧。”丁洋想看看這位保潔阿姨的姿色。


    李雪芬說道:“公司要求,搞衛生時要戴著口罩的。”


    丁洋笑道:“這裏就我們兩人,拿下來吧。你們公司的這個規定不合理,萬一你是壞人假扮的話,那你們的客戶不就糟了?”


    李雪芬想到不該進門前就戴口罩的,這是對客戶的失禮,搞得自己像壞人似的,便急忙拿下了口罩道:“不好意思,我來的時候不應該戴口罩的,是我疏忽了。”


    李雪芬長得還不錯,挺鼻梁,小嘴巴,大眼睛,長睫毛,雖說不上是什麽美女,但是可以稱得上面容姣好。她保養的不是很好,皮膚有些幹燥,不過她的膚色很白。


    丁洋對李雪芬的長相不可置否,倒是挺喜歡李雪芬的熟女氣質的。他趁機誇道:“李阿姨,你看著蠻年輕的,有三十來歲了吧?”


    李雪芬笑道:“哪裏有那麽年輕,我今年四十多了。”


    丁洋仔細端詳著李雪芬的笑容,道:“那你孩子上高中了吧?”


    “是啊,我兒子明年高考,他在一中讀書。”李雪芬聊到兒子,露出了一副驕傲的神情。


    “哦,市重點高中,那他成績挺好的嘛。”丁洋繼續聊道。


    兩人聊著天,李雪芬麻利地打掃著衛生。不一會,丁洋把李雪芬的身家背景了解得差不多了。李雪芬今年45歲,她和丈夫都是湖南人,六年前來到了上海打工,她丈夫在一家小飯館裏當廚師,而她沒什麽文化和本事,經過老鄉介紹,進了家政公司當保潔員。她有一個兒子和女兒,兒子在讀高三,女兒在讀初中。


    丁洋估摸著李雪芬的背景都了解,他心裏盤算著:這李雪芬沒什麽背景,家裏也人丁不盛,她本人沒什麽見識,對人沒什麽疑心,人又長得可以,倒是一個挺不錯的目標。


    他去廚房倒了一杯水,往水裏放了些白色的粉末,用筷子把粉末攪勻了,然後拿著杯子出來道:“李阿姨,您辛苦了,天那麽熱,喝杯水吧。”


    李雪芬幹活出了不少汗,又和丁洋聊了那麽久的天,早就口幹舌燥了,她接過杯子道:“謝謝你,小夥子。”她沒有對丁洋産生絲毫的懷疑,把杯子裏的水一飲而盡。


    丁洋接過杯子,跟在李雪芬背後,繼續聊天,等待著藥物的發作。


    幾分鍾後,李雪芬的臉紅得發燙,她拉拉衣服的領口,散了散身上的熱氣,說道:“這天可真熱,熱得我都暈乎乎了。”


    丁洋笑眯眯地看著李雪芬的反應,默默走到了她的背後。


    又過了數十秒,李雪芬的腳步開始不穩,她夾緊雙腿,好像很不安似的。她眉頭緊蹙,臉上宛如桃花,大口地喘著粗氣,神情變得恍惚起來。


    丁洋看時機差不多了,便從身後一把抱住了李雪芬的身體,笑道:“李阿姨,您怎麽了?是不是身體不太舒服?要不要我扶你去休息啊?”


    李雪芬被丁洋突然抱住,本能地叫了一聲,但隨即身子軟了下來,靠在了丁洋的懷裏,她感受到丁洋暖暖的身體,身上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心裏竟然産生了希望被這個男孩多抱一會的沖動。


    此時,李雪芬身體欲火焚身,但是理智尚存,她在丁洋懷裏掙紮了一下,“不用了,小夥子。阿姨自己去沙發上躺一會就好了。”


    丁洋把嘴巴湊到李雪芬的耳邊,朝著她的耳朵吹熱氣,並且耳語道:“李阿姨,你是不是很熱啊?我來幫你脫衣服吧。”


    李雪芬的耳朵被吹得又暖又癢,不由地心癢難耐,胸部也脹得難受,肉屄更是癢得不得了。她聽到脫衣服幾個字,腦子裏清醒了些,軟軟道:“小夥子,你要幹什麽?你快放開阿姨,我好難受。”


    丁洋的手在李雪芬的胸部揉搓著,他一口咬住了李雪芬的耳垂,用舌頭和牙齒輕輕地挑逗著。高高翹起的雞巴隔著褲子摩擦著李雪芬的大屁股。


    “不要,別這樣,你要幹什麽?”李雪芬無力地掙紮著,“我會報警的,你快放開我。”


    丁洋拖著李雪芬走到沙發前面,吻著她的脖子,口裏道:“李阿姨,你好性感,我快受不了了,我好喜歡你,我要肏了你。”


    “救……救……強……奸……”李雪芬被丁洋挑逗得神魂顛倒,她本來想大聲呼救的,但是在丁洋的攻勢下,她竟喊不出了。她隻覺得被男孩子摸得好舒服,心裏不希望他停手,嘴裏自然就叫不出了。


    丁洋解開了李雪芬上衣的紐扣,露出了穿著白色胸罩的雙乳,她的雙乳不大。他抓著李雪芬的奶子,揉搓道:“阿姨,你喜歡我這樣摸你的老奶嗎?”


    李雪芬眼神迷離,胸口傳來的巨大快感漸漸吞噬了她的理智,“喜歡,阿姨喜歡好侄子摸我的老奶頭。”


    “是啊,我是你的好侄子,我要喝阿姨的奶奶。”丁洋脫下了李雪芬的上衣,解開了她的胸罩扣子。


    胸罩一解開,李雪芬就露出了兩個高高凸起的奶頭,她雖然胸部不大,但是乳暈和乳頭都非常大,在乳暈上還布滿了顆粒狀的小雞皮疙瘩。在春藥的刺激下,她的乳頭上分泌出了一絲粘液。


    丁洋面對著李雪芬,捏著她的奶頭,用嘴親上了她的嘴,並把舌頭伸入她嘴裏亂攪一通,舔著她的牙齒和舌頭。


    李雪芬眯著雙眼,任由眼前的男孩吻著自己,她雙手緊緊抱著丁洋,雙乳蹭著他的胸口,下體蹭著丁洋的雞巴。


    丁洋分開嘴巴,拉出一條長長的唾液絲線,笑道:“老阿姨好興奮啊,待會讓侄子讓你更加舒服。”


    李雪芬張著嘴,嘴角流下一絲唾液,喃喃道:“好老公,雪芬還要……”


    “你把我當你老公了?不過也好,就讓我這個好侄子來盡你老公的義務吧,雪芬阿姨。”丁洋掙開李雪芬抱著自己的手,快速脫下了自己的衣褲,挺著巨大堅硬的雞巴,“李阿姨,來吃老公給你準備的芝士棒了。”


    李雪芬蹲下身子,左手隔著褲子揉搓肉屄,右手摸著奶頭,嘴巴含住了丁洋的雞巴,開始爲丁洋口交。


    “挺熟練的嘛,看來阿姨你在家沒少練習,你是吃你老公的雞巴多呢,還是吃你兒子的雞巴多呢?”丁洋抓著李雪芬的頭發,盡力把雞巴往她的喉嚨深處捅去。


    “嘔……”李雪芬發出幹嘔聲,睜開眯著的眼睛,用哀怨嫵媚的眼神白了丁洋一眼。


    丁洋怕李雪芬真吐出來,把雞巴往回撤了撤,笑道:“阿姨,好吃嗎?好吃你就多吃會吧,注意用舌頭舔我的龜頭和馬眼哦。”


    李雪芬聽話地舔著丁洋的馬眼。丁洋雞巴上的騷臭味非常濃鬱,平時的話,李雪芬非常討厭這種臭味,但是現在她在春藥的影響下,覺得這種臭味非常吸引人,是最有男人味的味道了。


    丁洋拍拍李雪芬的臉頰,道:“阿姨,你快把褲子脫了,讓我瞧瞧你穿了什麽內褲。


    李雪芬脫下了褲子,她的內褲是紫色的棉布三角褲,數根陰毛露在內褲兩側,內褲襠部早已被淫水弄濕了。現在她全身上下隻有一條內褲和一雙灰色的短絲襪,以及固定頭發的發網。


    “阿姨,你的老屄癢不癢?想讓好侄子的雞巴肏嗎?”丁洋用腳趾隔著內褲玩弄著李雪芬的肉屄。


    “癢,好侄子快來肏阿姨的騷屄。”李雪芬含著雞巴含糊道。


    丁洋點點頭,心裏想到:“嘿嘿,吃了‘小精靈’這種烈性春藥,哪怕是三貞九烈的烈婦也得變成淫蕩下賤的浪女了。阿姨你就好好釋放自己的欲望吧,重新認識一下自己真面目吧。”


    他從李雪芬嘴裏拔出濕漉漉的雞巴,命令道:“阿姨,你去沙發上擺個最性感的姿勢來誘惑我吧。”


    李雪芬爬上沙發,脫了內褲,露出了長滿濃密陰毛的黑肥肉屄。她躺在沙發上,雙手抱著雙腿擡起,把肉屄和屁眼對著丁洋,露出一副淫蕩的笑容,奶聲奶氣道:“好孩子,阿姨好難過,你快來幫幫阿姨啊。”


    “我來了,寶貝阿姨,讓我來嘗嘗你這個湖南老騷屄的滋味。”丁洋搓著手來到李雪芬面前。


    他看著李雪芬絲襪腳底,抓著她的腳含在了嘴裏吮吸著。雙手撫摸著她的屁股和大腿。


    “侄子老公,不要玩阿姨的腳了,快來肏我的騷屄啊。”李雪芬拍拍自己的屁股,露出躍躍欲試的表情。


    丁洋把雞巴對準了李雪芬的肉屄,“噗”的一聲,一下子就撞了進去。


    “啊!爽!”丁洋和李雪芬同時輕呼起來。


    “好舒服……侄子的大雞巴……”李雪芬配合著丁洋的動作,扭動著身子,口裏發出了浪叫。


    “肏死你!肏死你這個沒文化的保潔員阿姨!”丁洋兇猛地撞著李雪芬的下體。


    “啪啪啪”肉體的撞擊聲回蕩在別墅裏,李雪芬不時發出幾聲“啊,啊”的慘叫聲。


    丁洋用臉蹭著李雪芬的腳底闆,使勁嗅著她腳上的味道,“阿姨,哦,不,我不要你做我的阿姨了……我要你做我的媽媽,媽媽,我的好媽媽!雪芬媽媽!”


    “呃……用力肏我!好侄子!親兒子!我是你的騷屄媽媽……用力肏媽媽的老騷屄啊!”李雪芬被肏得雙腿亂顫,淫液亂飛,翻著白眼,口裏胡言亂語起來。


    丁洋感到快要射了,便加快了速度,口裏吼道:“雪芬媽媽,我要射了!射到媽媽的騷屄裏面!我要讓媽媽懷孕!”


    “不要!不要射……射吧……射進來啊!乖兒子!”李雪芬流著口水和眼淚,扭著腰肢配合著,她夾緊了雙腿和肉屄,全身肌肉緊繃。


    “庫庫庫!老子射了啊!”丁洋大吼一聲,白濁的滾燙精液射入了李雪芬的體內。


    與此同時,李雪芬也到達了高潮,一股股陰精噴射而出,身體痙攣著,嘴把張得老大,發出“不行了!媽媽不行了!阿姨的騷屄被兒子的精液玷汙了啊!要懷孕了!我的卵子要被兒子的精子強奸了啊!”的淫語。


    丁洋咬著李雪芬的短絲襪襪頭,咬牙切齒道:“雪芬媽媽,你這隻會打掃衛生的農村阿姨成爲我的白目受精肉便器了,你他媽的受精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声明:本讨论区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于有关情形下,用户应寻求专业意见(如涉及医疗、法律或投资等问题)。由于本讨论区受到「即时上载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上载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网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

手机版|男人社区  

GMT+8, 2019-9-18 13:54 , Processed in 0.04005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